抖音快手的新竞争谁将成为短视频第一股

激战数年后,国内两大短视频平台闯至资本市场关口。

最新消息称,短视频平台快手计划赴港上市,最快下周将在港交所递表。传闻快手已确定美银美林以及摩根士丹利为保荐人。据媒体报道,快手IPO估值区间为400-500亿美元,计划募集规模约为50亿美元。

抖音是互联网近年最大的“黑马”之一,前身A.me于2016年9月正式上线,当年底更名抖音,至今不过四年光景。抖音最初定位是音乐短视频软件,并且凭借赞助当年现象级综艺《中国有嘻哈》迅速在年轻受众群中打开市场。

抖音由字节跳动全资持有,并未披露直接融资事项。根据字节跳动披露的信息,目前泛大西洋投资、红杉资本、海纳国际及美国对冲基金Coatue四家美资企业在字节跳动中持股比例达到40%,并且在五人董事会中占据四席,但董事会的话语权牢牢把控在张一鸣手中。

彼时,张一鸣的头条帝国正试图通过TikTok打下更大的市场,为字节跳动赢得更高的估值。但TikTok在海外的一系列遭遇,不得不让张一鸣对上市“松口”。

科技公司通过设置同股不同权,将投票权掌握在创始团队手中是常见做法。本次抖音赴港上市无疑也将继续这一策略,但最终谁会成为抖音最大单一股东,张一鸣的创始团队又将有多少人“造富”仍是市场关注的重点。

经历用户、商业化多轮鏖战之后,抖音和快手几乎同期选择在港交所上市,竞争意味明显。

快手在2013年完成C轮融资时,估值仍不足20亿美元,这意味着,如果早期投资者未转让投资份额,将在接下来的IPO盛宴中得到几十、上百倍的收益。

或许从投资更能窥视重塑“一带一路”的方向。作为“一带一路”重要投资机构,丝路基金总经理王燕之表示,基金下一步将主要从四个方面投资布局“一带一路”。

短视频行业正面临着流量天花板初现的境况。第三方数据显示,截至今年六月份,国内短视频用户已经超过8.1亿,渗透了87%的互联网用户,且用户的使用时长占比稳定在8.8%。这意味着,无论是用户数量还是使用时长增长瓶颈均已显现,短视频赛道整体向上增长已经极为艰难。

抖音则弯道超车,率先玩起电商闭环。今年八月,字节跳动拿下支付牌照,为抖音的支付闭环打下基础。在此之前,字节跳动还拿下了小贷牌照、保险经纪牌照、证券投顾三张金融牌照,在电商与金融结合领域里有更多想象空间。今年十月,抖音已经断掉外部电商链接,任何第三方产品都无法在抖音进行直播带货。

抖音依托头条系资源很快后来居上,在用户数和营收上都与快手拉开距离。此前媒体报道显示,字节跳动中国业务2019年的营收约为160亿美元,其中抖音占比过半,即超过80亿美元(超过500亿元);同期快手收入500亿元左右。

但随着短视频流量红利见顶,二者的收入模式逐渐趋同,竞争也越来越直接。

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无论抖音和快手的短视频第一股之争是估值之争,还是市场之争,投资人关注的还是其商业价值和未来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港交所上市流程,快手即使最快下周递表,几乎很难在接下来的一两个月内完成在港上市。谁将在2021年率先成为“短视频第一股”,仍有较大变数。

目前,主犯范某已被押解回孝感,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完)

希普利表示,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中表现出的领导力,对于很多经济体都非常重要。“后疫情时代,我们需要应对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冲击,全球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各经济体需要协作采取一系列刺激政策。”

“‘一带一路’可能因为疫情被重塑。”国际金融论坛学术委员、西班牙对外银行原亚洲首席经济学家夏乐直言,在疫情冲击下,中国和“一带一路”伙伴国家间的经贸往来受到严重冲击。很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社会都会因为这次疫情被重塑。

抖音不断加强对下线市场的渗透,用户数量已经逆袭快手;而快手则从去年开始通过签约周杰伦,搭“浪姐”东风的明星直播、买下A站、签约春晚等方式实现品牌全面升级,并且在今年九月开始了公域流量分发,已经杀入抖音基本盘。

这也意味着,无论对于抖音还是快手,此时恐怕都是上市的最好时机。

马晓光表示,美方所谓的“六项保证”严重违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美方对一个中国原则的承诺,是非法、无效的。我们对此坚决反对。民进党当局挟洋自重、倚美谋“独”无异饮鸠止渴,必将自食恶果。

10月10日,湖北省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集中攻坚队会同孝感市公安局连夜赶赴广州、浙江开展工作。12日上午,嫌疑人邮寄的银行卡包裹到达广州,同时浙江等地两名贩卖银行卡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也被锁定,专班民警兵分两路、同时收网,一举抓获范某、范某倩等2人,缴获银行卡20套。

国际金融论坛联合主席、韩国前总理韩升洙在论坛上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七年来,已成为全球化和互联互通的典范,人员和货物流动为沿线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收入,也让周围繁荣起来。

目前,在广告、直播和电商领域,抖音和快手互有胜负。广告领域,抖音优势明显,但快手正在逐渐发力;直播领域,虽然抖音的粉丝黏性整体不如快手,但抖音也因此具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在头部主播被封禁后,快手很难再快速打造一个同类型主播,而抖音则相对容易得多。

今年九月,快手首次正式传出要在港交所上市的消息,并有市场风声称其估值将高达500亿美元。与快手上一轮融资相比,估值有了有了接近翻倍的增长。

两大行业龙头同时计划抢滩登陆港交所,让本就炙手可热的短视频赛道继续升温。谁将成为“短视频第一股”,新的行业之争已经开始。

疫情是一次冲击,但也是一个节点和起点。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张健认为,疫情之后,“一带一路”应该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在重启经贸往来的同时,也应采取积极、坚定的气候行动,构建一个绿色的“一带一路”。

作为已经深耕九年的行业老大哥,快手早就画好了上市蓝图。

发展初期,快手和抖音就选择了不同的模式。抖音是典型的字节系产品,做的是公域流量生意,无论主播粉丝多少,都依靠平台分发流量,主播和粉丝关联性较弱,虽然有粉丝团,但并未形成文化圈层;而快手是典型的私域流量,头部主播掌握着平台大部分的流量,与粉丝有更强的连接性,平台内形成了围绕主播的家族文化,直接体现是快手的达人带货效率更高。

对于成立后迅速以黑马之姿成为互联网新贵的字节跳动来说,今年也是极为特殊的一年。

二者现在比拼最为白热化的是电商赛道。虽然已经有阿里、京东和拼多多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前,今年快手和抖音还是分别喊出了2500亿和2000亿GMV的目标。其中快手已经先行一步,过去一年订单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

经查,范某用3000元一套的价格,向身边的朋友、同学等收购包括手机卡、银行卡在内的作案工具,再以4500元一套的价格卖给境外电诈团伙。今年3月以来,他以此方式非法牟利8万余元。13日,专班民警顺线抓获向范某等人售卖银行卡的余某、郑某某。

后疫情时代,“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如何重启项目,如何建设一个绿色、合作、可持续的“一带一路”成为国际金融论坛第17届全球年会“2020丝路国际联盟大会——疫情后的‘一带一路’及其绿色发展”分论坛与会嘉宾热议的话题。

发展至今,作为短视频赛道的“两极”,快手和抖音已经形成了截然不同的收入结构。具体来看,公域流量遥遥领先的抖音更多的是靠广告流量变现,而强调私域流量的快手更依靠达人变现。体现在收入结构上,抖音的营收大头来自广告,而快手大部分收入来自主播的直播打赏和带货。

回顾快手的融资历程,早期投资人包括晨兴资本、DCM、红杉中国和百度等,腾讯自2017年起领投四轮融资,是快手最大外部投资者。

就在昨天,短视频巨头抖音被曝计划明年上半年分拆上市,同样拟登陆港交所。有消息称,抖音已经开始接触投行高盛。

今年七月,TikTok业务在美受阻后,才有外媒称字节跳动正考虑其国内业务在香港或上海上市,并透露中国业务若单独上市,估值将超过1000亿美元。

张健表示,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国要优化能源结构,努力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建设低碳基础设施,避免高碳锁定;建设绿色低碳交通体系;发展绿色金融、绿色投资等。

一是把投资和当地的需要、民生经济的改善结合起来;二是加大对新基建和数字经济领域的投资布局,为互联互通的建设提升空间和质量;三是关注中国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的投资机会;四是关注应对气候变化、绿色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机会。

快手成立于2011年,最初瞄准的并不是短视频市场,仅仅是个人开发的GIF动图制作软件,2013年才转型短视频社区。随着直播市场爆发,快手在2015年初日活破千万、2017年底日活破亿,迅速成为短视频赛道的巨头之一。

意大利家庭医生联合会表示,针对开学前教职员工普及性的病毒筛检,除博洛尼亚市的教师队伍相对积极外,其他地区的教职员工自愿进行病毒筛检率较低,更有一些教职员工干脆拒绝接受病毒筛检。

流量、用户、商业化,甚至电商赛道,快手和抖音的竞争并未终结,比拼IPO速度仅仅是快手和抖音竞争在资本领域的又一次延续。 

张健认为,气候行动应该处于“一带一路”经济复苏举措的核心地位。“新冠疫情是我们面临的急迫危机,但气候变化则是人类面对的更长期、更深层次的危机。”

此外,直播带货正在向电商主流营销手段过渡,已经在直播带货赛道展开厮杀的快手和抖音都不想放弃这一巨大蛋糕。但进军电商领域,需要更多的弹药储备,在此时开辟稳定的融资渠道,对于抖音和快手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契机。

但不可否认,正如丝路国际联盟联合主席、新西兰前总理希普利女士所言,很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社会都因为这次疫情被重塑,进而也将影响到“一带一路”的未来发展。

本次IPO之前,快手共进行了八轮融资。在去年12月F轮融资中,腾讯领投近30亿美元,让快手的估值达到286亿美元。

不过,Tiktok事件并未影响其出色的业绩表现。Sensor Tower商店情报数据显示,2020年8月,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在全球苹果商店和谷歌商店收入超8810万美元,再次蝉联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收入榜冠军。其中,大约85%的收入来自抖音。

今年以来,受疫情带来的“宅经济”影响,快手和抖音在流量和广告收入上都有了较大幅度提升,同时股市也处于上升期,此时冲击资本市场无疑可以得到更好的估值。

统计资料显示,截至9月5日,西西里大区约有50%的教职员工,已拒绝进行病毒检测;威尼托大区教职员工病毒检测拒绝率为30%。此外,目前阿布鲁佐大区筛检量最少;坎帕尼亚已有70%的教职员工接受了病毒检测;拉齐奥12万教职员工受检率已达到80%。

不过,抖音和其他头条系产品此前对上市并未表现出强烈兴趣。作为估值仅次于蚂蚁集团的独角兽,张一鸣多次被问到何时上市。2019年底,今日头条CEO朱文佳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张一鸣认为上市这个事情比较大,要延迟满足感,再等一等”。

据伦巴第大区卫生部门9月5日通报,截至4日,在伦巴第大区206687教职员工中,已有56953人接受了病毒检测,其中2723人已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感染率达到了4.78%。(博源)

快手在今年一月公布的DAU数据超过三亿,而今年八月的数据显示,抖音短视频、抖音极速版和抖音火山版 DAU达到约六亿,拉开了与快手的日活数据差距。

阿罗约认为,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共同进行了几十个可再生项目。这些项目对当地的可持续性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新冠病毒对人类来说是短期的灾难,人类面临更长期的隐患是气候变化导致的全球变暖。”在韩升洙看来,疫情之后,“一带一路”需要拓宽视野,把重点放在提升生态竞争力上,并且把生态可持续性和产业竞争力作为目标。(完)

“绿色、可持续发展是在日趋复杂多元的世界里为数不多有普遍共识的领域之一。”本次论坛主持人、中国新闻社经济部主任俞岚指出,绿色发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毋庸置疑,但绿色也是“昂贵的颜色”,如何让绿色发展在经济上更可行,是推进“一带一路”绿色转型从普遍共识到积极行动的关键因素。

字节跳动努力多年,今年终于在疫情影响下,通过 Tiktok为海外市场打开了突破口,但后者却成为被枪打的出头鸟。Tiktok事件持续数月至今尚未完全落幕,未来会有何种变数仍无法肯定。可以预见的是,这对字节跳动的全球化业务扩张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但字节跳动全球化进程受到重挫,不得不让其改变了原有规划。今年七月,字节跳动针对投资者发声,表示未来将更加专注中国市场。其方式是拓展新领域,并试图开发一款新的热门应用程序。

在丝路国际联盟联合主席、菲律宾前总统阿罗约看来,中国是首个从新冠肺炎疫情中恢复的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可以借力中国经济复苏快速恢复本国经济发展。

根据丁女士介绍,警方初步查明嫌疑人所在电诈窝点位于境外,摸清了该窝点用于电诈犯罪的手机卡、银行卡来源于浙江某地。10月9日,身处浙江的嫌疑人已经将20套银行卡和u盾等物用枕头伪装,通过快递运到广州某境外物流中转站。

在TikTok与美国政府博弈当下,字节跳动海外业务受阻,其国内业务的发展压力也将变大。此时,抖音分拆上市显得更意味深长。

在国际金融论坛联席首席经济学家、亚洲开发银行原副首席经济学家庄巨忠看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要做到绿色转型,下一步要更注重发展循环经济,不能重复“先污染后治理”的思路;要对环境保护进行立法,并且要强化环境保护的法规效力;同时,利用市场机制来保护环境,发展绿色金融、进行绿色投资。

两大巨头为何几乎同期冲击港交所?其实不难理解。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