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审理查明:2015年3月至2018年5月,王文俊在不具备资金兑付能力的情况下,伙同王文澜、邢爱华、潘雅琴、吴铭、赵小龙、潘春红、陈大为、莫艳丽、胡学民、张伟芬、胡梦洁等人,先后成立玉茶坊、讯通公司、康满堂、湖北玉子春秋、易通公司等数十家公司(以下简称“三三”系公司)并由王文俊实际控制,以玉茶坊、康满堂店铺、宝利来平台、易通商城开展“线下实体加盟”“线上玉石资产证券化交易”“网上商城”为幌子,雇佣邵洁、周晓垣和撒荣阁为负责人的宝利来平台操盘团队,通过网站、微信群及举办会议、活动等形式开展虚假宣传,许诺高额回报,从事非法集资活动。

一是线下实体招揽加盟商骗取资金。

早些年,不认命的余留芬丢掉了锄头,倒腾起超市、餐馆、运输,成了村里面第一批富起来的人。忘不掉乡亲们的余留芬,2001年回村当起了村支书。刚上任,村里不仅没有分文积累,还欠着几万元的外债。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余留芬带着乡亲们建砖厂、办养殖场,誓要改变村里的贫困面貌,但谈何容易……

2017年10月19日,党的十九大召开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代表团与村支书余留芬的一场对话,让“人民小酒”意外走红。

王文俊等人以玉茶坊加盟店中“金镶玉”岫玉产品的标价虚构所发售的原始资产包具有十倍增值空间,承诺资产包价格涨至十倍时由公司向会员回购,推出承诺6个月后双倍返还资产包交易款的“1+1交割”等交易规则,诱使宝利来平台会员为获取高额资金返利,通过认购原始资产包及入金参与平台交易。为达到持续吸收、占有会员资金的目的,王文俊等人先后花费巨额资金雇佣邵洁、周晓垣为首和撒荣阁为首的两支操盘团队,通过操作讯通公司提供的公司自用账户和自留资产包、虚拟资金流水,采取高进低抛、自买自卖等方式干预、改变盘面趋势、方向和震荡幅度,给宝利来平台会员造成每期资产包交易量活跃、价格总体上扬的盘面假象,吸引会员大量投入资金,并根据指示在资产包涨幅趋近十倍时用虚拟资金回购。王文俊等人未使用第三方监管账户监管会员出入金,而是通过讯通公司财务部和结算部等人员核对会员银行入金款后手工录入宝利来平台,以使会员交易账户资金与公司账户资金脱节,给会员造成账面资产持续盈利的假象,会员入金款实际已被王文俊等人蓄资金池用于兑付十倍回购、“1+1交割”的会员出金等占有使用。宝利来平台资产包的交易品种及交易规则等事项均未依规向金融办报备,属于违规交易,王文俊等人明知禾商所被金融办要求关闭,仍先后迁移至江西于都、辽宁岫岩继续非法集资。

“我是问价格多少?”

数据显示,2016年,岩博酒业实现销售收入3800多万元;2017年,9600多万元;2018年,3.2亿元;2019年,近4亿元。岩博酒业的兴起,带动了岩博村的“扩张”:由三个小村合并成联村,带动1012户3450人脱贫致富。人均年收入从不足800元,提高到了现在的2.26万元,岩博村因此成为远近闻名的脱贫攻坚示范村。

杭州中院认为,被告人王文俊伙同被告人王文澜、邢爱华、潘雅琴、吴铭、赵小龙、潘春红、莫艳丽、胡学民、陈大为、邵洁、张伟芬、周晓垣、胡梦洁、撒荣阁,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在明知集资模式不可持续、无实际兑付能力的情况下,通过线下实体加盟、线上金融和网上商城的方式,使用诈骗方法向社会不特定对象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集资诈骗罪;赵小龙伪造人民警察证,其行为还构成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各被告人实施的集资诈骗行为,犯罪数额特别巨大,造成境内外集资参与人巨额财产损失,严重扰乱国家金融管理制度,犯罪情节、后果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予以严惩。法院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企业科特派的辐射效应,在贵州日益显现。

黄永光只是活跃在贵州脱贫攻坚企业战线上企业科技特派员之一。

2016年12月,为骗取资金兑付宝利来平台会员出金,王文俊等人联系他人在杭州萧山成立易通公司,设立易通商城网上交易平台,向宝利来加盟商和会员发布积分充值促销奖励活动,即现金充值按1比3获取积分(1个积分可按1元在商城使用)后还可按70%比例循环使用积分,以充值返利的高额回报非法集资。同时,宝利来平台的账户资产按1比3平移为易通商城积分。2017年6月,王文俊等人在易通公司设立玉之家商城积分兑现平台和积分兑换模式,但通过讯通公司账户返还兑现1%的比例后未能持续兑付。同年8月,为兑付易通商城积分和宝利来平台会员出金,王文俊等人上线运行新版易通商城,以无风险开店、不盈利全额返还现金的承诺为诱,吸引会员用现金、宝利来账户资产、易通宝积分在新版商城投资开店,继续骗取资金。

黄永光坦言,2013年,第一次到岩博村,其贫穷和闭塞,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所谓的岩博酒业,不过是一个半露天的“窝棚”,这是黄永光见过的全国最落后的酿酒小作坊。

2015年以来,围绕着脱贫攻坚主要产业和基层技术需求,贵州省共选派了8455名科特派赴贫困地区开展服务。通过主动对接或组织选派等方式,科特派结对服务企业、合作社和乡镇等,在脱贫攻坚中发挥出了积极作用。

2014年6月,王文俊在嘉兴成立讯通公司,经被告人陈大为推荐由郑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开发宝利来平台软件,2015年7月,通过讯通公司运行宝利来平台,在未取得金融交易资质的情况下,将平均价值仅为100元/件左右的岫玉单件包装成原始资产包,由玉茶坊和湖北玉子春秋两家关联公司先后以2000元或3000元的初始单价,在一级市场向各级加盟商和会员发售共30期原始资产包收取认购款,再将原始资产包作为交易标的挂在宝利来平台二级市场,吸引会员入金以类似证券化交易的模式开展网上玉石订单交易,收取买卖双方千分之三的交易手续费;以区域提成、推荐提成、地区市场排名提成等多种提成方式及会员在宝利来平台的采购专款积分指定消费为诱饵,刺激玉茶坊、康满堂加盟商积极发展平台会员。2016年7月,王文俊指使陈大为、潘春红等人以讯通公司名义全资收购名称和经营范围经省金融办报备的禾商所(报备的经营范围是为大宗商品提供现货交易平台服务,所属行业为纺织品、针织品及原料批发),将宝利来平台挂在禾商所名下进行交易,对外宣传是经批准的禾商所宝利来平台。收购禾商所之后,宝利来平台会员数量、原始资产包申购量及入金量开始急剧增加。

如今的“人民小酒”,早就是名副其实的“扶贫小酒”。岩博村的扶贫模式,也从传统的“输血式”扶贫,真正转型为村民自食其力的“造血式”扶贫,老百姓不但可以稳定就业、增加收入,每年还可以参与分红,同时也能够利用企业的便民政策开展其他副业。

近年来,贵州省科技厅持续开展“千企面对面”,通过摸底调查和“面对面”座谈的方式,征集各企业的技术难题,并凝练成技术需求,通过派驻企业科技特派员等方式,实现供需精准对接,“对症下药”。

岩博村四组村民宋会琴说,过去种苞谷和洋芋,一年到头辛苦下来,也剩不了几个钱,自从进酒业当工人,每个月有几千元的工资收入,入股酒业的3万元,也已经增值了不少。

“山高路陡石头多,种一坡才收一箩。”过去的岩博村,是乌蒙山区的一个深度贫困村。

从酿酒小作坊到花园式规模酒业,独具特色的“清酱香型”酿造工艺,让大山深处的岩博酒香飘遍中国。

传承着当地彝家600多年,独具民族特色的酿造工艺,岩博酒业酿造的小锅白酒,虽然在当地小有名气,但放到全国市场,显然不具备什么竞争力。偏偏这么一个简陋的小作坊,承载着全村人的脱贫梦想。在村支书余留芬的带动下,岩博村160多户村民投资入股,纷纷把脱贫致富的希望,放在了这瓶白酒上。

派驻一个科特派,解决一项技术,带动一个企业,成就一个产业。以企业科特派为桥梁,贵州省进一步强化产学研用紧密结合,促进更多的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在产学研用协同创新模式下,企业科特派勇于挑起大梁,通过精准把握科技政策、提供技术方案、协助项目申报、攻克共性难题、促进成果转化等手段,激发出了企业的创新效应,也将科技创新这块招牌越擦越亮。

在深入的调研中,黄永光苦苦思索的这个问题,答案越来越清晰。如果用现有的小锅白酒去打市场,那就是骑着单车追宝马,吃力不讨好。黄永光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差异化”上面。

“我们只卖99元。”

杭州中院称,各被告人在明知返利模式必然亏损、无法持续履约的情况下,分工合作、相互配合,共同实施上述犯罪。

杭州中院表示,王文俊等人向境内外48万余人非法集资530余亿元。至案发,造成15万余人的资金170亿余元不能归还。案发后,公安机关冻结、查封、扣押了涉案的存款、房产、土地、车辆、玉石等财物。

北方人偏好于清香型的清爽和优雅,南方人更喜欢酱香型的醇厚和悠长,能不能开发出一款风味独特而南北通吃的产品?

黄永光的“剑走偏锋”,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结果。更让黄永光开心的是,在品鉴过“人民小酒”后,白酒界泰斗、世界级酿酒大师季克良频频点赞,并在此后一直关心着岩博酒业的发展,受聘为岩博酒业总顾问。

眼下,在贵州省盘州市淤泥乡岩博村,早已复工复产的贵州岩博酒业有限公司一派热闹景象。早在党的十九大召开期间,习近平总书记与村支书余留芬的一席对话,让“人民小酒”一夜爆红,岩博村也因此成为脱贫攻坚模范村。

派驻一个科特派,解决一项技术,带动一个企业,成就一个产业。以企业科特派为桥梁,贵州省进一步强化产学研用紧密结合,促进更多的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

黄永光说,企业为科技人员提供了发光发热的舞台,科技人员在为企业解决实际难题的过程中,又不断检验和提升技术水准,这是一个双赢的结局。到岩博酒业后,黄永光先后成立了酿酒大师工作室、科技小院、研究中心、技术中心、工程中心和技能人才培训基地,并在项目研究、平台建设等方面,为岩博酒业争取到了800多万元的经费支持。这些,为岩博酒业综合竞争力的提升,注入了创新力量。凭借全国首创的清酱香型白酒酿造技术,黄永光还一举斩获了2018年度的贵州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小酒托起扶贫梦,靠的正是科技创新。从2013年起,贵州第一个酿酒专业博士、贵州大学酿酒与食品工程学院黄永光教授就来到岩博酒业,为“人民小酒”提供技术服务。黄永光以全国首创的清酱香型白酒酿造技术让“人民小酒”走俏市场,并带动了当地的产业扶贫。

起初,业界并不看好,黄永光却固执己见。从酒业规划设计,到产品研发、技术体系打造和酿酒人才培养,都花费了黄永光大量心血,他试图用科技创新之手,为岩博村打开一扇脱贫致富之门。

二是线上玉石资产证券化交易骗取资金。

习近平总书记的关注和点赞,让远在千里之外的黄永光心潮澎湃。彼时,他已经扎根在岩博酒业整整4年了。

越来越多的科研成果正走出“象牙塔”,在贵州,明星式的企业科特派不止黄永光一人。获得2018年度贵州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的张丽艳,也是贵州中医药大学派驻贵州威门药业的企业科特派。多年的产学研用协同创新,让她取得了贵州苗药材头花蓼关键种植技术的新突破。2017年以来,贵州推广种植头花蓼近4万亩,销售收入近1.4亿元,带动4万余人脱贫。由头花蓼制成的“热淋清颗粒”成为贵州省第一个出口创汇的苗药制剂,近三年实现销售收入9.40亿元、利税2.83亿元。

黄永光为余留芬和乡亲们的脱贫决心所打动,他当场表态:在岩博酒业没有实现盈利之前,愿意无偿提供技术支持。

根据规划,岩博酒业将力争在2030年完成销售目标20亿,成为中国知名白酒品牌。同时,按照集团化发展布局,岩博村将以岩博酒业为核心,通过发展粮食种植、特色养殖、彝族文化旅游产品、岩博旅游观光园区等,打通上下游产业链,延展周边产业,力争以产业的规模化发展持续带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

“白酒?多少度?价格怎么样?”

几经波折,由他研发的全国首款清酱香型白酒在岩博酒业问世。酒香浓郁、口感上佳的“人民小酒”一经投放市场,迅速受到消费者追捧。基于清酱香型的品类创新为“人民小酒”带来个性化的产品优势。名字亲民,价格也很亲民,“人民小酒”的出现,无疑是一个补充需求短板的极好产品。后续几大单品的陆续推出,为“人民小酒”构建起较为丰富的产品体系。

“对,白酒。我们的价格就是老百姓喝的,定位是‘人民小酒’。”

一瓶小酒带富一方百姓

此外,法院还查明赵小龙犯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的事实。

2014年2月至2016年4月期间,王文俊等人先后成立康健公司、玉茶坊和康满堂,通过“三三”系公司各地市场运营人员,以招商会、微信群、培训讲课等方式进行宣传,以推销保健品、岫玉等商品为名在全国各地发展加盟商,以一次性缴纳相应费用获取加盟商资格,后续使用积分折抵进货款的形式承诺保本返利,骗取加盟费。逐步形成宝利来平台和易通商城的市代理、区代理和服务网点三个加盟商层级。

当时的全国白酒市场,竞争已经非常激烈。酱香型,除国际品牌茅台外,还有很多品牌。浓香型,川酒占据大半壁江山。清香型,以汾酒为代表的北方酒独占鳌头。

小作坊撑起扶贫大梦想

三是网上商城充值和开店骗取资金。

协同创新让企业科特派挑大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