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也是一座英雄的城市,这是一座乐观坚强的城市,也是一座有担当的城市……

76天,放在时间的长河中似乎很短,但放在与病毒和疫情鏖战的大背景下,面对日常生活的被打乱,面对病魔肆虐所带来的恐惧与悲怆,这1800多个小时该有多难熬?所以我们敬佩武汉人,我们心疼武汉人,我们感谢武汉人!

今年,突发的疫情给中国经济及全球经济带来广泛的冲击,也给信托公司业务开展及风险管理带来更多的挑战和不确定性。

难忘志愿者们“偏向虎山行”的决绝,

难忘阳台上声嘶力竭的一句句“武汉加油”,

针对上述信托计划所面临的信用风险,浙金信托累计确认公允价值变动损失及坏账准备共计2.74亿元。此外,浙金信托以固有资金2亿元投资“汇利44号”,该信托计划的底层资产公允价值发生较大幅度的下降,按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浙金信托对该信托计划投资累计确认公允价值变动损失及坏账准备1亿元。

平安信托在2019年主动压降通道性业务规模625亿元,同比下降25.3%;压降融资类业务规模146.13亿元,同比下降7.7%;压降房地产业务规模33.38亿元,同比下降2.4%。2019年净利润由2018年的31.7亿元下滑到26.52亿元。

年报显示,山东信托连续两年净利润下滑,2019年实现经营收入18.87亿元,虽同比增长11.3%,但净利润6.64亿元,同比下降23.9%;2018年,山东信托经营收入为16.95亿元,实现净利润8.72亿元,较2017年下降2.52%。

难忘一封封真情流露的“请战书”,

“去杠杆、防风险依然是金融监管的主基调,监管趋严加上疫情的影响,今年信托业务规模、盈利还会进一步承压。”一位信托业内人士称。

难忘白衣情侣隔着玻璃墙和口罩的深情一吻,

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未来一年的信托到期规模为5.4万亿元,与2018年末基本持平,其中,未来一年到期的集合信托规模为2.7万亿,比2018年末减少2662亿元。从到期项目数量来看,预计未来一年到期项目为1.48万个,比2018年末增加800个左右,数量大体相当。也就是说,与2018年末相比,预计未来一年的到期兑付压力仍然较大,部分信托项目按期正常清算面临不小的挑战。

难忘人间天使流着泪与孩子的“隔空拥抱”,

上市公司浙江东方(600120.SH)2019年年报显示,其子公司浙金信托去年净利润为1.04亿元,同比2018年的1.54亿元下滑32.24%,下滑的原因在于此前多个项目出现风险,计提了多笔坏账准备。

“在城投公司信用风险管理上,需不断提高区域合作层级,地市级、百强县城投融资业务规模占比逐渐提高。此外,加强存量业务的风险排查力度,多跑现场,及时进行风险预警;房企信用风险管理,各地房地产政策多有微调,但总体延续稳定状态,与楼市相关信贷政策也未见明显松动,同时房企在银行、信托、发债、资产证券化等渠道的融资仍然收缩。为应对房企潜在的信用风险与流动性风险,坚持执行‘头部客户、优势地区、现金流管控、抵押物足值和强化贷后管理’等。”上述人士称。

难忘各地父老乡亲的“搬家式援助”,

其中,山东信托去年实现净利润6.64亿元,同比下降23.9%;浙金信托实现净利润1.04亿元,同比下滑32.24%。此外,昆仑信托的固有业务不良率超过10%,陕西国际信托不良率上升至7.51%。

陕西国际信托固有业务不良率也出现上升,2019年初其不良率为6.98%,年末达到7.51%。陕西国际信托解释称,主要因为2013年、2014年信托项目出现风险后,用8.05亿元自有资金受让裕丰项目和南方林业项目,收回部分资产后的原值6.45亿元,按照要求计提减值准备后净值1.53亿元;正在清收处置抵质押资产的神州长城、赫美等项目原值3.61亿元, 按照要求计提减值准备后净值0.36亿元。此外,包含账龄在一年以上的应收款原值0.28亿元,净值0.11亿元。

以信托公司固有业务来看,昆仑信托不良率去年大幅增加,年初不良资产合计10.6亿元,不良率为7.53%;而年末不良资产总额达15.9亿元,不良率达10.50%。

我们的长图看起来很长,但却远远不足以容下这76天里发生的点点滴滴之万一。这是武汉人难忘的76天,这是湖北人难忘的76天,这也是所有中国人都会永久牢记的1800多个小时……

不过,行业龙头中信信托固有业务不良率却大幅下降。2019年底为3.9%,不良资产合计8.13亿元,而年初不良率则高达6.29%。中信信托还披露,去年公司资产减值合计19.25亿元。

业绩下滑也导致股价表现低迷。自2019年5月以来,山东国信(01697.HK)股价持续低于1港元,沦为仙股。截至4月28日,山东国信股价为0.73港元/股。

其中,基于浙江三联债务清偿以及确认可收回金额,浙金信托对浙江三联项目累计计提坏账准备0.6亿元;浙金信托固有资金投资信托计划中“汇实 9 号”、“金服项目”、“汇实13 号”、“汇实10号”四个项目的交易对手浙江盾安实业有限公司、三胞集团有限公司、凯迪阳光生物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南京建工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出现流动性问题。

伴随风险资产规模增大,信托资产不良率也有较大幅度上升。2017年之前,信托风险资产率虽有波动,但多数时候维持在0.8%以下,2018年小幅上升至0.98%,2019年末则大幅上升至2.67%,存量风险化解将成为信托行业一项重要的任务。

平安信托相关人士表示,大幅压降通道业务,主动控制房地产规模,短期的收入和利润阵痛之后,将率先走出“舒适区”;同时,业务结构的优化、逐渐摆脱对融资类业务的过度依赖,从规模优先转变为质量优先的增长模式。

难忘那首唱哭无数人的《武汉伢》,

山东信托在年报中解释称,主要原因是2019年处置经合并的结构性实体持有的联营企业净收益、利息收入及其他经营收入同比减少及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及以公允价值计量的于联营企业的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动净额、员工成本、贷款减值支出和其他信用风险准备同比增加综合影响所致。

截至4月28日,已有8家信托公司发布2019年年报,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后发现,多家信托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幅度较大,不良率增加。

中信信托相关人士称,市场信用风险频发。受经济下行的影响,金融行业虽然整体运行平稳,但风险暴露显著增多;信用违约、债务兑付危机高发,且向高资质主体蔓延。

难忘建设者们挥汗如雨拼出来的“中国速度”,

难忘一个个勇敢逆行的背影,

难忘医院里“至暗时刻”人们依旧保有的乐观

不过,去年也有信托公司净利润实现增长,其中,昆仑信托实现净利润9.91亿元,同比上涨1.33%;江苏信托净利润24.19亿元,同比增长30.21%;陕西国际信托实现净利润5.8亿元,同比实现增长。